离开荷兰后才发现:鬼地方,我是那么的想念你

离开荷兰后才发现:鬼地方,我是那么的想念你 Netherlands flowers

城市永远不会变老,而只有我们,在不断行走不断经历,无时无刻不在细微地老去。无论曾经在这里挣扎也罢,厌弃也罢。始终,这里占据了我最青春最自由的一段时光。

 

离开荷兰后才发现:鬼地方,我是那么的想念你 streets 300x237

 

理想的下午》里,最喜欢舒国治写过的这段话:“有一种地方,或是有一种人,你离开它后,过了些时间,开始想着它,并且觉得它的好。然而你在面对它的当下,不曾感觉它有什么出众之处,这是很奇怪的。

我会想念这里的一切小细节,我和所有人一样,曾经打心底里咒骂过它:

“无聊的鬼地方。”

“天气恶劣的乡下。”

“简直就是个大农村嘛!”

 

离开荷兰后才发现:鬼地方,我是那么的想念你 bikes 300x235

 

但无论这些小细节与我今后人生相关还是无关,这个住了一共两年的地方,它占据过我生命的一部分,曾带给我成长、失望和希望,这些我都一直没有忘记过。

我心怀感激,不带遗憾地离开了。

我没有喜欢过你,可是,在我的青春岁月里,你留下了一道奇特的痕迹。

我会想念那一声荷兰人独特意味的doei,拖拉着元音i,然后不自觉嘴角拉出一丝笑容。

 

离开荷兰后才发现:鬼地方,我是那么的想念你 night view 300x183

 

我会想念和朋友见面时不厌其烦左右左脸颊亲吻三下的习惯,以至于每次其他欧洲国家的人只是两下就要放开我,但我还是会任性地多加一次才感到完整。

我会想念荷兰朋友说话时候不断发出g吐痰音时默默感受到的畅快感,会想念模仿他们口音说话,理所当然地在英文演讲里用uit/huis代替正宗的英文。

 

离开荷兰后才发现:鬼地方,我是那么的想念你 beach 300x154

 

我会想念总是按照时刻表运营、万分准时的tram。想念它关门一刹那“叮”的一声,想念远远看见了电车就奔过去摁开门,司机却倔强不肯开门的那股小愤慨,想念每当有妇女推着婴儿车要上车时,总有人立刻过去扶一把。

嗯……我更会想念打格卡放入机器里,那一声清脆悦耳却令人心疼的“叮”。更会想念自己没有头脑,再一次忘记check-uit OV卡时候,狠狠瞪一眼已经远去的tram。

我会想念蓝色的Albert Heijin,想念里面各式各样价位的东西,没钱的时候买euroshopper;有点小钱心情好的时候充当暴发户买AH excellent,看见有红色标志bonus的东西一定要过去瞧一瞧,买东西的时候,就算没有bonus折扣,也要让营业员把自己的bonus卡照一下。

我会想念亲切而总是杂乱肮脏的OM,热闹的小菜场还有亲切的小贩,那些包着头巾的土耳其大妈推着小车,悠闲漫步其间。

 

离开荷兰后才发现:鬼地方,我是那么的想念你 child 300x185

 

我会想念土耳其烤肉店,下课后饥肠辘辘的我,买上一个即便是没有肉的土耳其比萨都会觉得是一种美味的奢侈,有点小钱的话就去买五欧元里面要什么有什么的卡帕萨隆。

我会想念东方行里中国商品的充实,捧着老干妈回去的激昂,想念那里滔滔不绝的广东话。

我会想念在市中心总是骑着马潇洒散步的骑警,虽然我总是觉得他们无所事事,把马拿出来遛遛罢了。

 

离开荷兰后才发现:鬼地方,我是那么的想念你 canals 300x199

 

我会想念呼啸过街声音刺耳的急救车,在安静的星期天早晨,即使躲在被窝里,也能听着它急促的声响:由远及近,再由近及远。

我会想念到了四点钟以后像是死寂一样的市中心街道,商店都关门行人也没有,可是所有人的自行车都在不断丢失,我想念那个傻里傻气的小猜测:大家都去了哪里?是不是在玩藏自行车的游戏?

 

离开荷兰后才发现:鬼地方,我是那么的想念你 windmill 300x187

 

我会想念每到星期四夜市那天荷兰人全部出动买打折商品的热闹,这一刻,我又很好奇,大家是从哪里突然冒出来的呢?

我会想念女王节的全城派对,还有大街小巷的橘黄色,和满地的啤酒瓶碎片。

我会想念NS火车,虽然它经常晚点。我会想念每次要去哪里都在家里面查好ns.nl或者9292.nl,到了时间再出门,不用提前早到茫然地等待,继续在家里面上着网磨蹭。我会想念火车到点关门时候的那哨声,那一刻我充满想象力地编织一些凄美的电影情节。

我会想念荷兰火车出发时候,看着窗外发呆的时刻。从小我就喜欢坐火车,即使只是从上海到苏州,都会激动一个晚上。

而在荷兰坐火车,却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从一个城市到另外一个城市,只需要二三十分钟,跨越整个荷兰四五个小时也就够了。

 

离开荷兰后才发现:鬼地方,我是那么的想念你 NS 300x188

 

我喜欢看着另外一边的窗外,就如同电影一般。往往景致是牛羊在平旷的绿地上吃草,有时候闭上眼,这些景致便化成一张张画。

配合着火车与铁轨敲打的声响,一切都是那么宁静,大自然的景致令人敬畏与心旷神怡。即便下雨,在窗户上面的水珠都是俏皮的问候。

我会想念窄小的荷兰楼梯,总是被迫害妄想症地觉得穿高跟鞋如果绊倒了会跌得很惨。

我会想念那一整年的冬天和雨季,无论外面的世界正在如何水深火热,这里就算出太阳也要下雨,不用带伞因为大家都在雨中行走。比起巴黎,这里的人们更懂浪漫。

我会想念大冬天到了中午仍然乌黑的天,无论刮风下雪天雷滚滚,坚毅的荷兰同学仍然在一清早裹得严严实实骑着小车准时出现在教室里。

 

离开荷兰后才发现:鬼地方,我是那么的想念你 boats 300x186

 

我会想念那些孩子坐在自行车前的篮筐,母亲在后面骑着送去上学,感觉那些孩子可以论斤来买。

我会想念在火车站一边总是排列整齐到壮观的自行车,还有所在运河上的自行车们。我怀念每时每刻走在街上内心的由衷感慨:怎么那么多!是自行车会生小孩吗?

 

离开荷兰后才发现:鬼地方,我是那么的想念你 house 300x189

 

我会想念从炸鱼的小店铺传来的香味,和门口排着队流着口水的荷兰人。

我会想念总有一两个人站在那里手里拎着一条新鲜的鱼,沾满了切成小颗粒的洋葱,以一种标准的国民吃鱼姿势,张大了嘴巴往里面放。

我会想念高高大大的荷兰人,和我说话总是要低下头来,而我呢,那脖子快要断了的仰望。

 

离开荷兰后才发现:鬼地方,我是那么的想念你 amsterdam canal 300x139

 

我会想念北部小岛上的旅途,会想念夏天那一如既往的阴冷多雨。

我会想念运河两岸如同积木一样的红色荷兰房屋。

……

半年前,毕业后离开荷兰来到巴塞罗那生活。

前段日子收到了一封邮件,同样是在荷兰读书的留学生,也同样很想快速离开这个“鬼地方”。很奇怪,我居然会站在荷兰那一边说荷兰的好话,我在回信里写道:

回到在荷兰生活这件事情上,无论决定继续留下来读书,还是一走了之。每个地方就像一个人一样,你了解得越多,往往越会接受它的合理性,也渐渐会去接受它。

最北部的小岛很美,有机会一定要去那里踏着自行车沿着海港逛一圈。最南部的荷兰、比利时、德国三国交界点藏得很隐蔽,徒步寻找发现的时候令人感激涕零。

从Venlo火车站下来,一路沿着公路走到德国边境,看着提示牌上在荷兰画一个叉,有股越狱的快感。

而没事干去一次阿姆斯特丹混在游人当中拍拍照,到红灯区观察变态地瞄着姿色各异橱窗女的变态叔叔。去一趟鹿特丹闹市区,非要让自己感受一下上海的气氛。或者在大冬天穿得像个熊一样,去海牙的皇家海滩,对着冬天的大海大喊大叫。

 

离开荷兰后才发现:鬼地方,我是那么的想念你 Dutch flowers 300x146

 

一口气说了这些地方,即使相比巴塞罗那,荷兰实在不能算hot或sexy。

但,走得越近,越是会被那些自己发现的美吸引住。至于荷兰人,外热内冷也好,外冷内冷也罢,无所谓他们如何。遇到了朋友,他们就是“朋友”,不再是“荷兰人”了。

 

离开荷兰后才发现:鬼地方,我是那么的想念你 Kinderdijk windmills 300x190

其实,我多希望三年前有人能告诉我这些。

鬼地方,谢谢你带给我的成长。

离开荷兰后才发现:鬼地方,我是那么的想念你 QR code 300x300